咨询热线:18960021248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媒体报道

Media News

香菇货郎的创富人生

发布时间: 2016-01-04 来源: 益利食用菌科技 点击: 1634次

 

随着浙江省丽水市庆元县“中国香菇城”的正式开业,和其他200多户商家一样,位于b2029号店面的胡纯亮食用菌经营部营业。

在这家现代化大型市场占了一席之地,阵阵礼炮轰鸣声中,胡纯亮这位昔日的“香菇货郎”感慨万千,万般思绪涌上心头,“一根扁担,两只麻袋,走村串户走山头”的一幕仿佛就在昨天……

种不如贩,挑起扁担奔前程

1971年出生的胡纯亮,是庆元县左溪镇山后村人。1988年,高中没毕业,他就回家成了一名菇农。

这一年,正是庆元发动全县种植袋料香菇的第三年。伴随着庆元香菇从祖传养家糊口手艺开始往一个产业转型升级的足迹,胡纯亮涉足香菇行业踏出了第一步。

祖辈都种香菇,从小就耳濡目染的胡纯亮,倒也很快就上手,成为一名合格的菇农。

由于当时机械化程度不高,种植香菇过于依赖人工,费时费力且利润微薄。“一般人家里也就种两三千段,我最多的一年种了5000段,这已经是顶天了。”胡纯亮说,当时每段菌棒最好时赚8角钱,5000段算下来也就4000元。

从庆元县食用菌管理局副局长叶晓星口中得知,1990年在当地成功研发出“241”新品种后,庆元香菇的成活率、产量、品质都有了飞跃。1992年,庆元香菇产量达到5500多万段,这是1986年刚开始种植袋料香菇时149万段产量的36倍。

产量骤增之下,交通不便与信息闭塞,催生出了从农户手中收购香菇再卖给县城菇商的二道贩子——“香菇货郎”。

“香菇货郎”的身影晃进了山后村,激起了村子里十几位年轻人本就不甘的心与按捺不住的闯劲。包括胡纯亮在内,他们作出了一个决定:种菇不如贩菇!

1993年,怀揣着四年种菇的8000元积蓄,胡纯亮挑起扁担奔前程。

据档案记载,当时庆元活跃着一支像胡纯亮这样的“香菇货郎”队伍,人数约2000多人。以农民为主的他们挨家挨户收香菇,源源不断地运进庆元香菇市场投售,为繁荣庆元香菇市场作出了积极贡献。

挑啊挑,“货郎”挑成了“老板”

成为“香菇货郎”后的第一笔买卖,至今仍清晰地烙印在胡纯亮的脑海里。

从家中出发,搭乘班车到官塘乡,再步行5公里山路,胡纯亮与合伙的另一位“香菇货郎”,将首站选在官塘乡中央处村。在中央处住了一宿,次日一早,他们将收购到的150公斤干菇挑到5公里外的公路上,乘上去县城的班车。

这一趟,他俩每人整整赚到600元钱。“那个激动啊!头尾才三天,当时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了。”虽然现在赚得更多,但回忆起当时的第一桶金,胡纯亮仍喜形于色。

尝到甜头后,胡纯亮的脚步迈得更欢,足迹从周边乡村辐射到全县乡村,再到邻县。

1994年,随着“南菇北移”,被誉为“中国香菇发展史上第三次革命”的这一战略,将庆元“香菇货郎”拉到了山东、河北、河南及东北、华北等地,大江南北的香菇一车车运进庆元交易。

胡纯亮从事“香菇货郎”的这几年,是庆元香菇产业大发展的几年。产量年年攀升,到了1997年,庆元香菇产量达到历史巅峰——1.67亿段。这几年下来,无论是菇贩还是菇农,都赚得钵满盆盈。

但就在这一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以出口东南亚为主的庆元香菇产业在连锁反应之下,“地震”了。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菇价大跌,出现“菇在棚上无人采”的情景。

血本无归之下,从菇农到菇贩整个行业的很多从业人员转投他行。没有成为其中之一的胡纯亮,抓住危机中的机会,踏出了自己人生转折的第二步。

1997年,胡纯亮与人合伙在县城开出了一家食用菌贸易公司,将香菇粗加工后,供货给宁波一家食品厂。“四年过去了,我兜里又是只剩下8000元。”胡纯亮说,贩菇赚来的钱都砸到了这家公司身上。

挑啊挑,“香菇货郎”挑成了公司老板,胡纯亮生意越做越大。

这场金融地震持续影响了庆元香菇产业好多年,香菇产量逐年萎缩。到了2002年,这一数字回到了十年前的水平,为5600万段。

这场金融地震带来的残酷现实,也迫使庆元香菇产业再一次转型升级,开始以“控量提质”发展战略,走精深加工、产品繁衍道路,以提高附加值。几年下来,庆元香菇产业也逐渐演变为“香菇为主,黑木耳、灰树花等其他菌类百花齐放”的食用菌产业。

胡纯亮转型后的香菇事业,虽然只是切片、切丝、磨成粉等粗加工类型,但至少胡纯亮不再只是单纯的赚取差价,加工附加值为他博取了更大的利润空间。“如果我还继续做简单的贩卖,估计也是死路一条。”

胡纯亮的转型正是庆元香菇产业转型升级的个体诠释。

追逐着时代浪潮的,新时代“香菇货郎”

直到2007年,胡纯亮结束了与人合伙开公司的历史,再次掀开人生的崭新一页。

“这十年,可以说我自己也积累了不少资金、人脉以及销售渠道,完全可以支撑我‘单飞’。”胡纯亮单独办起了香菇专业合作社,虽然名字不如公司来得高大上,胡纯亮的专业合作社却年销60吨食用菌加工产品经宁波出口日本,生意蒸蒸日上。

很快,胡纯亮在县城买了房子、结了婚、生了孩子,还当选上了后山村村委会主任。

在这个过程中,随着科技、创新力量的不断注入,庆元食用菌这项传统产业结出转型升级的累累硕果。即食休闲食品、保健品甚至是抗癌的良药,食用菌产品逐步由香菇加工向休闲、保健、药用和食用菌机械等多样化方向发展,形成了由低至高多层次产品结构较长的产业链。特别是菜到药的转变,食用菌的平均价值至少提升了10倍以上。

庆元甚至把香菇人工栽培的发源地、香菇始祖吴三公以及无数的传说等文化元素包装成旅游资源,邀游客品香菇宴,看香菇文化,体验香菇栽培。去年来庆元旅游的总人数中,以香菇文化为主的占了三成以上。

2014年,庆元食用菌产量达2000万吨,实现规上产值8.58亿元,“庆元香菇”品牌价值达45亿元。

包括生产模式、营销模式,庆元整个食用菌产业都在变化。像胡纯亮这样的香菇专业合作社或是公司出现,以公司带基地、带农户的模式,无缝对接产销,这让曾经辉煌一时的“香菇货郎”职业销声匿迹,或者说这就是“香菇货郎”的转型升级。

与其一样退出历史舞台的,还有曾经几乎家家户户种香菇的产业画面。在庆元,都是以规模种植为主,菌棒工厂生产出菌棒,交给农户管理出菇,实现工厂化、标准化、规模化,3万段以下的散户逐渐淡出人们视野。

近几年,随着电商营销的崛起,之前几步都跟上了时代脚印的胡纯亮,这一次也没落下。2010年,受到诸多因素影响,日本严控食品入口关,胡纯亮把事业重心转到了国内。当年10月,他开出了淘宝网店,在网上贩卖起了形形色色的食用菌产品。“还是卖香菇,以前用扁担挑,如今敲敲键盘、点点鼠标,我做起了新时代的‘香菇货郎’。”胡纯亮心中有着难舍的“香菇货郎”情节。

前不久,投资16亿元建设的新庆元香菇市场开张,胡纯亮盘下了二楼一家店面。专业合作社、网店、进驻现代化大型综合市场,这位新时代“香菇货郎”与时俱进“三轮并驱”。回顾前一阶段的人生历程,胡纯亮说是一朵香菇成就了自己的创富人生。

的确,纵观胡纯亮的创富历程,就是一部庆元香菇产业的发展史。香菇养育了一方人,无数个像胡纯亮一样的香菇从业者就像逐浪人,伴随着这项产业起起落落。